徐州丰麒纸制品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产品目录

联系方式

联系人:业务部
电话:0516-8461620
邮箱:service@homedecor-china.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正文

成本上涨倒逼企业 自主品牌出口成必由之路

编辑:徐州丰麒纸制品有限公司   字号:
摘要:成本上涨倒逼企业 自主品牌出口成必由之路
原材料价格和人工成本上涨、人民币升值、国外贸易保护主义加剧正在成为外贸企业普遍面临的困境,对于只赚取加工费的加工贸易企业而言,本就微薄的利润被无情化解,不少企业到了有单不敢接、弃单止损的地步。在严峻的现实面前,我市部分外贸企业已经认识到,单纯为海外企业代工,将会把自己陷入越来越被动的境地,因此开始了自主研发设计、做自主品牌的探索。虽然起步比较艰难,但这些可贵的、自主的转变,将成为外贸企业实现蜕变的必然途径。

成本上涨残酷“化解”加贸企业微薄利润

如今,成本上涨已经不是一个企业面临的问题,但对于只赚取加工费的代工企业来说,受到的冲击尤甚。

“最近两三个月,牛皮、羊皮等面料价格涨了30%,直接后果是手袋厂已经无利可图。”一家外贸手袋厂的老板黄女士对笔者表示。黄女士的手袋厂规模在近两年一缩再缩,现在只有几十号人,虽然订单充足,但黄女士说,钱越赚越少。

服装企业也在叫苦。进入9月份以来,棉花与棉纱几乎一天一个价,短短一个多月,上涨幅度已经超过60%。受棉花价格拉动,棉纱、坯布纺织材料价格大幅上涨,三角镇一服装企业老板感叹:“我做制衣三十年,还没见过棉花价格疯涨成这样,现在每周布价都比上周贵一块钱一米,整件服装单价起码上涨四五成,而订单是前期就定下来的,客户根本不肯提高单价,真是做得越多赔得越狠。”

玩具企业也在成本上涨中承受巨大压力。善浓玩具厂厂长林国辉对笔者表示,今年光是生产玩具的胶料的价格就上涨了15%-20%,没利润的单,企业坚决不接。

综合各方面情况看,原材料价格上涨、招工难、人民币升值、国外贸易壁垒等不利因素,已经影响我市加工贸易企业的发展。目前,我市仍以加工贸易方式出口为主,加工贸易出口商品占60%以上,虽然企业的订单总量保持稳定增长,但加工贸易出口竞争力正在下降。来自海关的数据显示,1-10月加工贸易项下顺差62亿美元,占同期中山市外贸进出口顺差的54.6%,低于加工贸易进出口占进出口总额66.6%的比重;同期一般贸易项下顺差53.1亿美元,占外贸顺差额的46.7%,高于一般贸易进出口占进出口总额32.5%的比重。同期顺差额所占的明显低于进出口额所占的比重,可见加工贸易的出口竞争力不足。

值得注意的是,我市传统大宗商品如服装、鞋类、灯具、家具等的增速虽然相对较好,但仍普遍低于全国同类商品出口增长速度,增长后劲不足成为主要原因。“珠三角的加工贸易企业很大一部分是劳动密集型产业,由于人力成本价格上的优势而在我国进出口市场以及全球贸易中占据举足轻重的位置。但在国际分工体系中,加工贸易处于产业链的最低端,利润率极低。有数据表明,目前加工贸易的利润仅仅在5%左右。但原材料价格和人工成本上涨、人民币升值等不利因素正在将这5%残酷地‘化解’。”中山海关业务专家分析。

这位业务专家同时表示,目前,企业经营压力持续增加,会引起国际资本加快向境外转移,也会促使大的产业群向中西部转移。“如果中山市加工贸易企业仍停留在依靠廉价劳动力带来的优势,停留在‘中国组装’、‘世界工厂’的低附加值模式,而不主动向自主研发、自主品牌模式进行转型,未来将面临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转型

受到多重不利因素打击,一些同行的企业倒闭,阿敏灯饰厂的利润却仍然保持稳定增长,这位年轻人谈得最多的就是与市场接轨,不做代工,积极主动转型。

小型灯企转做自主开发站稳脚跟

阿敏30出头,在灯饰行业摸爬滚打已经有10多年。如今,他在小榄的灯饰厂人数并不多。阿敏说,这是精简的结果,也是与市场接轨的结果。

作为一个小型外贸企业的老板,阿敏这些年一直以灵敏的触觉对公司的经营策略作出调整——单纯做贸易风险大,他就把工厂这一头做起来;欧美市场不振,他就把南美和中东的市场做了起来;人工成本上升,他就精简人员,在公司主要留下开发和品质管理的人才。现在,阿敏的思路很明确,要做就做有技术含量、面向中高端的产品。

原材料成本大幅上升——这是所有灯饰老板的最强烈感受。阿敏举例,公司出口家居照明产品,用到的主要原材料为五金与玻璃。2007年,铁材为3200元/吨,现在已经涨到5500元/吨;原油大幅上涨,致使玻璃的涨幅达30%以上;人工方面,2008年,普工每月基本工资1200元/月,现在达到1600元/月以上,上升约40%。“仅仅原材料和人工总的上升幅度就达到1.5倍左右。这还不算人民币升值的巨大压力,从2008年到现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从2008年的7.25元左右上升到现在的6.65元左右。”

虽然企业成本大幅上升,但阿敏表示,对于外销的产品而言,提价的空间并不大,他工厂的产品只提价了5%。

受到多重不利因素打击,一些同行的企业倒闭,阿敏灯饰厂的利润却仍然保持稳定增长,这位年轻人谈得最多的就是与市场接轨,不做代工,积极主动转型。

2006年前,阿敏单纯做贸易,接到订单就去找工厂下单,主要是代工形式。由于国外需求旺盛,他做得比较顺手,但做久了他发现,做贸易容易受制于人,“比如你下的单小,工厂肯定会先做其他大单,你有什么新的设计和要求,他们还不一定能做出来,拖延交货期期、品质无法满足客户需求等也时常令人头疼。”

感觉做贸易“受制于人”后,想到自己对灯饰生产各环节已十分熟悉,2008年,阿敏自己开起了灯饰厂,既做生产,也做贸易。2008年开始,各种经营成本上涨已经露出苗头,阿敏决定朝中高端灯饰、LED新光源等技术含量高的产品努力。“那时,低端产品的利润已经很低,客户补货时不提价,我们果断地放弃了低端产品。”

金融风暴致欧美需求大幅萎缩,当时阿敏恰好主要做欧洲市场,输欧产品比例达70%,其余为巴西、阿根廷等南美市场,以及中东市场。“从2009年开始,我们对产品的市场结构作出调整,现在这一比例反过来了,南美市场和中东市场的销售占到了70%。”

“明年的灯饰市场竞争会更激烈,行业洗牌会加快,有能力的企业将会度过危机,这是必然的。”阿敏表示。

典型

“做代工是没有任何前途的,只能是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

“做自主品牌最开始是十分艰难的,需要一步一步来,逐步打开市场。”

大型港企以自主品牌获得国际市场定价权

“在玩具行业,国外客户给生产环节的毛利只有5%-10%,给销售环节的毛利大约在20%左右,大约60%-70%的毛利来自研发和品牌,如果你只做代工,面对现在各种成本上涨,利润基本上已经没有。”怡高集团董事长、总裁施维雄对笔者表示。

位于神湾镇的怡高安迪科教产品(中山)有限公司,是我市为数极少的做自主品牌的玩具企业之一。面对其他玩具代工企业忧心忡忡地应对目前的困境,施维雄颇有点“闲庭信步”的自如。“我们做自主品牌,生产成本本来就比其他企业高,现在企业的成本涨起来了,反而意味着我们更有竞争优势,成本上升对我们的影响较小。”

因为不想变成国外企业的加工厂,施维雄在20多年前就开始坚持做自主品牌。彼时,玩具企业仅仅做代工赚取加工费就可以发展得红红火火,而怡高却艰难地应对产品知名度不高、市场不易打开的局面。最近,全球最大玩具零售商美国玩具反斗城的负责人找到施维雄欲与其合作,条件是,怡高生产的玩具必须打对方的品牌标识,施维雄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这一要求。“我告诉他,我要做就做自己的品牌,而且定价是我说了算。”考虑到怡高生产的益智玩具在欧美市场的知名度,对方最后同意在产品上同时使用两家公司的品牌。

施维雄对笔者表示,怡高主要做欧洲市场,因为欧洲非常注重品牌和品质,对玩具的准入门槛较高,这正好有利于怡高这样的企业。现在怡高的玩具基本上符合所有的安全质量标准,并对配件设立了安全追溯制度,一旦玩具出现问题,很容易就发现出现在哪个环节上。

如今,怡高的品牌在国际市场已经积累了较大的知名度,拥有了定价权。“分销商与我们合作,前提就是要一定要跟着我们走,价格也由我们说了算。”怡高的产品现已经销售到了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为了了解国际玩具市场动态,怡高集团在香港、德国、美国等地都有研发设计人员,随时了解最新动态,做到与国际市场同步。

“做代工是没有任何前途的,只能是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钟。”作为神湾商会会长的施维雄,经常对商会其他玩具企业宣扬这一观点。最近,镇内一家代工企业因经营不善向他诉苦,施维雄建议他开始做自主品牌,并对其产品的设计和客户提出了建议。“做自主品牌最开始是十分艰难的,需要一步一步来,逐步打开市场。”

对话

直接提价是个笨办法

——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刘山在谈企业如何应对企业经营成本上涨

原外经贸部副部长刘山在是中山黄圃食洽会的推动者之一,他对中山的产业经济颇为关注,常为食洽会的发展而奔走。前不久接受笔者采访时,谈到当前企业如何应对原材料、劳工等成本上涨问题,刘山在称,通过涨价来应对经营成本上涨是笨办法,聪明的办法是提升产品本身品质和企业的现代化管理。

笔者:管理降成本,企业都在往这方面努力,您怎么看现在的企业管理?

刘山在:中国最缺的就是优秀的管理者。企业降成本,关键在于管理出效率。中国企业的管理水平与世界先进管理水平差距还很大,这也引起了很多企业的注意,纷纷走出去学习或者请来专家培育高管。这都很好。但我们不能照搬国外的经验。可以挖掘我们自己古人的智慧,开创属于自己的企业管理文化。

笔者:随着原材料的上涨,不少企业通过涨价来应对成本压力,您为何认为这是个笨办法呢?

刘山在:金融危机以来,企业确实面对原材料价格波动压力,但这不是我认为的最核心的三大压力之一。通过提价来解决原材料涨价其实是个笨办法,直接加价,但你的产品品质没有提升,产品仍然没有竞争力。真正聪明的办法一是管理降成本,二是为产品注入含金量。

我举个例子,黄圃腊味以前都是简单的包装,有的甚至是散装,但后来有企业创新加入很多口味,提升包装质量,还将腊味做成了很多款式,这样企业再提价不是更合情合理?我说的笨办法就是直接提价,但是如果产品有改良,有提价的资本,当然可以提价。

笔者:民营企业普遍反映现在经营压力很大,您认为企业如何调整经营战略?

刘山在:我认为中国企业现在遇到了三个比较典型的问题:汇率问题、反倾销、劳工成本上涨。

劳动力成本上涨已成为一种趋势,企业要看到这种变化。加上全球经济复苏的速度很慢,不理想,所以要及早调整用人策略,不能再想着低成本时代可持续了。

反倾销方面这两年尤其严重。对此,出口企业要转变增长方式和经营方式,提高应变能力。企业不可太浮躁,要沉下心来先把产品做好,增加产品附加值,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还有一点建议,就是企业一定要有专门的人来研究汇率。汇率风险是可以合法规避的,方法也很多,企业要找到懂行的机构帮忙研究。

笔者:那外贸企业现在如何转型?

刘山在:外贸企业出口不能放弃,内销也要做。现在,一些企业老板太过急于求成,今年开始转型了,明年就要看到效果,这种心态不好,企业转型要一步一步走。出口也好,内销也好,产品设计要适销对路,不能一成不变,品质也要有个提升。

链接

中山海关业务专家分析,加工贸易企业当前面临四大困境:

世界经济复苏进程并非一蹴而就。今年二季度以来,由于大规模刺激政策到期或效应逐步减弱,美国、日本经济复苏明显放缓,欧洲经济复苏后续增长乏力。尤其是美欧日等发达经济体失业率依然处于历史高位,消费、投资需求依旧不振;巴西、印度、俄罗斯等新兴经济体经济下行风险正在积累。

人民币对美元升值压力有增无减。由今年6月底开始的新一轮人民币升值运动,美元兑换人民币屡创汇改以来新高。

贸易保护主义继续侵袭并延伸至高端产品。美欧日等主要经济体宏观政策特别强化对绿色、新能源产业和电子信息产品的贸易保护。

劳动力成本上升增加企业经营压力。广东今年5月1日开始已经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加上珠三角对劳动力吸引力下降,企业生产面临用工及成本上升压力。
上一条:涤纶里料需求偏淡 下一条:奢侈品厂商提高欧洲售价 欲挽回中国市场